中篇连载 ‖ 《老乡,老乡》(第五章)

中篇连载‖《老乡,老乡》(第五章)

吉克阿默:黔西北彝族,汉名陈光荣,1988年生于黔西北赫章县偏远山村,现是一名山村教师。

热爱文学,热爱乡村生活,热爱乡下泥土里长出来的故事。





 

 

午后,她们说天气已经够凉爽了。

顾明明和小静经过一番细心的梳妆打扮之后,喊上湖南小陈,我们一行准备出去游玩。此次广西之行,我就是抱着游玩的态度而来的,故而当听说要走的时候,我有些喜出望外,对外面的风景抱着极大地幻想。

虽然她们声称现在已经很凉爽,但对于来自高原的我来说,还是很热的。刚刚走出小区,我就满头大汗,很快,衣服都湿透了。

小区门口,顾明明喊了一辆破旧的三轮车,言明去处,谈好价钱。此时的我,早已一步跳进车内,找了一个最靠前的位置坐下。就坐之后,那一扇小窗刚刚贴在我的眼前。我知道,等一下破三轮启动之后,这里虽然能够闻到一阵阵汽油的恶臭,但也可以享受外面吹进来的热风。

顾明明和司机讲好价钱之后,也跟着上了车。司机发动了三轮车,哒哒声伴着汽油浓烟在耳边飘荡着,有些振聋发聩的感觉。

“咱们去哪呢?”我问。

“去新城区。”坐在对面的小静回答说。

顾明明坐在小静的旁边,略加思索之后,说:“先带你去看看东南亚最大的政府大楼,然后去大桥上走一遭,之后咱们去情人公园溜达一圈,再喝一点奶茶什么的,就回来了。”

“去你们奶茶店喝奶茶吗?”我问。

“不是的。”顾明明解释说,“我们的奶茶店在另外一个方向,今天没有时间,就不去了。”

我的心里美滋滋的。

虽然我自己也知道,政府大楼再壮观,也和我没有关系。但我还是想见识一下全东南亚最大的政府大楼,到底是如何的壮观。下个学期开学之后,我可以给我的学生讲解我此行的见闻。至于大桥,也让我神往,因为我喜欢山水,有大桥就意味着有江水。城市里流淌过的江水,定然是平静而宽阔,风吹水纹悠悠,摇曳着岸边的霓虹。还有那有着优美名称的情人公园,应该是情人双双,花前月下吧!

三轮车颠簸了许久之后,路面变得平坦,道路也宽阔了很多。宽阔的道路两旁,开始看见了高楼。

“韩老师,有什么感觉?”小静问。

我回头,从车尾看出去,只见数百辆电动摩托车跟在后面。骑车的多为年轻的女孩子,一个个丰乳肥臀。因为天气很热,故而骑车的美女们也穿得很少,全身上下,除了几个关键的要点,几乎都是裸露在外面的。

“夏天是一个看美女的好季节。”我说,“这里的美女很多,就是平均身高矮了一点而已。”

坐在我身边玩手机的湖南小陈连忙扭转头,顺着我的目光看去。坐在斜对面的顾明明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男人都是这个样子,难道除了美女,你就不能看看别的?”

“别的?”我有些疑惑,“难道我还要看看帅哥?我可没有这个爱好,我只对美女感兴趣。”

“从我们出来到现在,你有没有发现道路和建筑方面有变化?”顾明明一本正经地说。

我又看了看外面,给出了一个让她颇为满意的答案。我说:“我们刚刚出来的时候,路上坑洼不平,也没有什么像样的楼房,到了这边,道路变得宽敞而平整,高楼林立。”

“不错嘛!眼观很独到。”顾明明称赞着。

停顿了片刻之后,顾明明指着外面的马路和高楼对我说:“两年前,这里还是一个小村镇,没啥人居住。才一两年的时间,就变成了一座现代化的城市,你说厉害不?”

“确实蛮厉害的。”我回答说。

“这就是我们选择在广西做生意的原因。”小静跟着解释说,“这边的发展很快,赚钱也就容易多了。”

聊着聊着,来宾市政府到了。

我们在一个转角处下了车,然后悠闲地在路旁散步。此时虽靠近傍晚,夕阳西下,但对于我来说,依旧是闷热难耐。马路上很少看到行人,就连车辆也很少看到。这里虽然高楼林立,但却宛如一座空城。

“这座城市似乎没啥人居住。”我说,“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?”

顾明明笑了笑,说:“你有没有发现,我们一路走来,一个岗亭都没有看到,一个警察也没有遇到。”

“对啊!”我猛然醒悟过来,这一路还真是一个警察都没有遇到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难道警察也因为天很热,回家乘凉去了?

“这是为什么呢?”我问。

“这里治安很好。”顾明明说,“这个城市几乎没啥违法犯罪的人,就算有点小小的争斗,也只是口角之争,犯不着去报警。因为大家都知道,报警也是无济于事的,警察也赶不过来。”

“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呢?”我问。

“我也不知。”顾明明说,“反正报警是没啥用的。”

一时间,我突然觉得自己刚刚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。这个城市怎么可能没有警察呢?应该说只是我们现在没有看到而已。一个城市不管治安怎么好,都少不了警察,少不了维持社会稳定的力量。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,毋庸置疑。

来宾市的政府大楼是新建的,看样子似乎还没有正式投入使用,几栋样式完全相同的高楼错落有致地摆放着,没有围墙,和外面的马路紧密地连在一起。

“有没有觉得这个政府大楼很奇怪?”顾明明问我。

“我没看出什么地方奇怪。”我说。

“你没发现这里的政府都没有围墙吗?”

“没有围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啊!”我说,“这又不是战争年代,不需要构筑防御工事。”

顾明明没有继续和我讨论关于安全和赚钱的话题,只是看着走在前面并且和我们已经拉出一段距离的小静和湖南小陈,大声地喊:“小静,你们干嘛跑那么快啊?”

远在前面的两个人回头看着我们,笑着说不想打扰我俩。

我俩加紧步伐,很快赶上了小静和小陈。

四人一起有说有笑,很悠闲地散步。

顾明明说得对,这里的政府大楼真的没有围墙。但我觉得我自己也说得对,因为没有围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。现在的这个社会,并不是战争年代,坚固的围墙似乎在浪费人力物力。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,我隐约感觉到他在强调什么,但却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。

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,转一个弯,走进一个公园。里面植被很奇特,布置精美,既有园林艺术的美观,又带着大自然的痕迹。

一条弯弯曲曲的梯子小路,在公园的小山上盘旋着,路旁是稀疏而错落有致的修竹。竹子在文化人的眼里,是高洁和谦虚的象征,看着一路的竹子,我似乎感觉到我也是一根竹子,一个君子。或者说,我们都是君子,因为他们几个对我都很好,虽然是第一次见面,但却如同亲人,坦诚相待。

小山之巅,堆砌着一座喀斯特小石山,这些石山并不是人工制造,而是纯天然的石头,被搬运到此。

小假山旁边,是一片比较开阔的道路,全是青石板铺成,有一种古朴淡雅之风。道上布置着石桌石凳,可以坐着休息。因为还不是很适应这里闷热的天气,我早已汗如溪水,涌灌全身。

他们几个似乎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,虽然也是满头大汗,但却显得很自然。也许,在他们看来,这一切,都是情理之中,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。

小山下,是来宾市的政府大楼。虽然站在这里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,但那几栋大楼依旧气势恢宏,雄风依旧。

“快照一张相吧!”顾明明说,“这个位置不错。”

“好啊!我来帮你照一张。”我掏出摄相机。

顾明明看见我掏出相机,连忙挥手拒绝:“别别别,我很丑,上不得镜头。我是说让你照一照政府大楼,难得来一次,可以留个纪念。”

我觉得她说得在理,长得丑就不要上镜了,免得占了内存。我很想说她虽然长得丑,但是一个人的美与丑不应该只看外表。只是我始终没有说出口,因为我知道,虽然我要表达大的内容在后半部分,但她一定只记得我说的前半部分。

“虽然这个政府大楼很宏伟,但是这里并不是最佳的位置,照出来的照片应该好不到哪里去。”我解释说。

顾明明坚持要我拍一张来宾政府大楼的全景图,说是很有纪念价值。虽然我知道在这个位置拍出来的照片没有什么艺术价值,但在顾明明的坚持下,我还是勉为其难地拍了一张照片。

我拍完照片之后,顾明明松了一口气,像是完成了一件伟大的使命那样的舒坦,摇着扇子得意地微笑。

我还没有休息够,顾明明又开始催促了。说是还有几个该去的地方,的抓紧时间,等一下天就黑了。我本想再休息一下的,但看他们似乎都很急,我也只好跟着走了。

从石凳子上站起来的那一瞬间,我感觉到我们这次并不像是出来游玩,而是像领导视察工作一样的匆忙,走马观花般的完成自己的使命,证明自己曾经来过。

往前走,便是下坡路。对于喜欢穿高跟鞋的女孩子来说,下坡是一种痛苦,特别是这种没有石梯子,只有光滑的石板斜铺着的下坡路。

我和湖南小陈倒是不打紧,但两个女孩就可怜了,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,战战兢兢。特别是高个子的小静,感觉每走一步都要承受莫大的痛苦。

“我都想不明白,个子那么高,怎么还穿高跟鞋,这不是自讨苦吃吗?”湖南小陈感叹着。

两个女孩没有说什么。我见没人回答,怕小陈落得一个尴尬下场,附和着说:“高跟鞋,是女人一生中最漂亮的刑具。”

 

“老师就是不一样。”小静说,“随口说出的一句话,都是那么的有道理。”

“我也是书上学来的,这可不是我的原创。”我说。

小静笑了笑,没有说话,只是小心翼翼地走着,两手向外排开,大有随时做好摔跤的准备的样子。我就跟在小静的后面,看着她那颤颤巍巍的样子,我幸灾乐祸地幻想一些搞笑的画面。要是眼前这个长腿美女一不小心,一失足便成了失足妇女。那时候她可能不顾一起往前冲,然后在不远处的平地里稳稳地站着,双手捂着隆起的胸部,压制住还在砰砰跳动的心。也可能她会大喊一声,蹲在地上不敢走动。还有可能她会摔下去,像球一样一直滚到山下,然后被摔得面目前非,体无完肤。

“哪位帅哥愿意拉着我走?”小静说。

我还在梦幻里神游,完全没有听到小静说什么。只见他回头看着我,眼神里带着一种责怪和不屑的神情:“你怎么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啊!”

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傻傻地看着她。

她看了看跟在我后面的湖南小陈,说:“小陈子,你来扶着哀家走。”

“我不敢。”小陈说,“怕你表哥说我占你的便宜。”

“切!关他屁事?”小静用力地甩了一下头发。

“你表哥说‘表哥表妹,天生一对,’我不敢和他争。”小陈显得很老实。

“韩老师,你来拉着我走吧,好不?”小静朝我投来一个求助的眼神。

这一说,我的心彻底乱了。感觉她在试图靠近我,颇有挑逗的嫌疑。不过话说回来,小静比顾明明漂亮得多,我不应该拒绝。虽然我择偶并不是看长相,但是外表的美观对于我来说,还是很有吸引力的。但此时我不应该欣然接受,那样在别人的心里会觉得我很好色,见到美女就两眼发光。

“不好吧!”我假惺惺地说,“男女授受不亲,再说了,咱们认识还不到一天,准确说连朋友也算不上,犯不着吧!”

说完之后,我有感到些许的后悔。生怕小静会因为这个事情生我的气,然后说一些讽刺或者挖苦的话。

还好小静肚比胸大,能容下更多的东西,没有和我计较,只是微微笑了一下。她侧身站在路边,让我们走在前面,她和顾明明相互挽着手,踱着小步子,走在光滑的斜坡上。

这个公园很美,花草树木都是我平时没有见过的。拍了几张照片,和大家一起往下走。从公园走出来,沿着行人很少的街道闲逛,说是要去政府大楼的前门,那里还有很多有趣的东西。

这个时候,夕阳已经下了山,但依然很闷热。街道两旁都是绿化树,但我依旧汗流浃背,感觉整个城市就是一个蒸笼。

小静指着四周的高楼,对我说:“韩老师请看,这一座城市在两年前还是一个破败的小乡镇,现在已经高楼林立,成了一座很繁华的空城。”

“很繁华的空城?”我有些疑问,“既然繁华,就不该是空城;如果是空城,就不该用繁华二字。如果实在想表达内心对这座城市的喜爱,可以用漂亮来形容空城。”

小静似乎感到理亏,甩了甩头发,说:“就一书呆子,我不想和你一起走了。”回头看了看顾明明,“小明你带韩老师去政府大楼前门吧!我和小陈不去了。”

我也觉得刚刚自己有些失礼了,连忙道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这么小气,但要是你不和我们去,我们去了也不会开心的。”

小静笑了笑,说:“我才没那么小气呢,就是穿着高跟鞋走了这么远,感觉脚疼厉害,想到前面休息一下,你们去逛一圈吧!我们在前面等你们。”

我还想说什么,顾明明拉了一下我的胳膊,说:“走吧!就让他们到前面等我们。政府大楼前面的广场不允许太多的人进去的,人多了引人注意,不太好。”

我很不喜欢这个理由,我们又不是做贼,干嘛要怕呀!一个不用围墙的政府大楼,难道还不允许游客参观?这分明是小静故意给我和顾明明寻找机会,想撮合和我顾明明的这段姻缘。但在我的内心深处,应该喜欢小静要多那么一小点。

为了礼貌,我忍住内心的那一丝抱怨,和顾明明一起去了政府大楼的前门。

来宾的新政府大楼建得很奇特,正面看去,貌似一个很大的梯形,门前立着一根旗杆,一面旗帜在闷热的空中显得有些消沉。门前的广场,活像一个公园,适合老人跳舞,也适合年轻情侣携手看夕阳。广场紧挨着的,是一个小人工湖,或者说是一个大水池。水里铺着大片的水管和电线。

顾明明介绍说,这是一个音乐喷泉,要是赶上什么节日,这里闹热得很。喷泉随着音乐,喷出五颜六色的画面,有山水画、国家领导人头像等等,可以喷出几十米高。她还说来宾这里的水很奇怪,现在看上去很清澈,但是晚上喷出来的却是五颜六色。

我只是假装很好奇地听她讲解,不好插嘴。其实五颜六色的水,只要有彩色灯光,是很容易办到这一点的。但我不敢说,我怕说了她心里不好受,感觉我在嘲笑她头发长见识短。我怕她继续说一些荒唐的话,连忙转移了话题。

“这广场是平时里人多不?”我问。

“多得要死。”顾明明介绍说,“晚上这里人山人海,而且我们贵州人也很多。在这里,每天晚上都能遇到咱们毕节的老乡。”

“那刚刚你说人多了会引人注意,这又是怎么回事呢?”我问。

顾明明挠了挠头,似乎被我问到了,临时编不出借口来搪塞。她把头扭到一边,看着政府大楼的方向。我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,不该如此为难别人。我想找一个话题来打破着尴尬的局面,但找不出,平时里自认为很机灵的小脑袋,此时一片空白。

“你是不是觉得咱们这政府大楼很奇怪?”顾明明问。

我见有了话题,连忙附和着问:“哪里奇怪了?我怎么没有看出来?”

“你看啊!”顾明明比着手势,“这个政府大楼两边低,中间高,像一个梯形。”

“这有啥奇怪的。”我说,“建筑这东西,什么类型的都有。你要是去北京看一看鸟巢和水立方,你会觉得那个更奇怪。”

“反正我就觉得怪怪的,感觉是在预示着什么。你看看这个旗杆,也是怪怪的,别的政府门前都是三面旗帜,这里只有一根旗杆。旗帜也不是五星红旗,而这里的不是,红旗上只有一个太阳。”

这我还真的没有注意,顾明明这么已提醒,我倒是真的来了兴趣。仰着头望去,那一面低沉的旗帜果然不是五星红旗。虽然我没有看见上面是一个太阳,但顾明明说是太阳,我想应该就是太阳吧!

顾明明催促我,让我把这一切照下来,说是难得遇到。其实这个时候,夜幕开始慢慢笼罩下来,光线不是很好,而我的相机像素也不是很高,所以这个时候照下来的照片应该好不到哪里去。但是顾明明强烈要求,我也只好按照她说的,一次次拍照。

拍了几张照片,顾明明带着我,沿着人工小湖,穿过林荫,和小静她们会和。下一站,是一个叫桥头的地方,顾明明说哪里有我感兴趣的东西。

谁知道到了大桥头,没看到河流,只看见两岸的石栏上有一些艺术浮雕。也在那里照了几张照片,叫一辆三轮,原路返回。

在路上,顾明明劝我在广西做生意。她说要是我愿意在那边做生意,她愿意资助我几万块,要不了半年就赚回来了。

我只是连连点头,说是愿意考虑。但实际上,我对赚钱似乎没有什么兴趣,只是心里盘算着她们的奶茶店什么时候才可以上班。我只想帮她们一点小忙。




红杜鹃文学欢迎您的关注


本文來源: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?src=11×tamp=1529327764&ver=946&signature=L0Ew9S5E73SWn88C3AqC5xFKBtzhAGHWJr55mX73-av9koHJWIzn67NHzzpQ2P*WtJ7TC72bihW52aAKURbr3JDSEca5CAw91zGrX0pl7K*w3XRwUggenycO7SjJvIZ0&new=1

相似文章

日曆

<< August 2019 >>
S M T W T F S
        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 31